语隔烟秋

流水落花春去也。天上人间。

看了很棒的同人之后就觉得其他的OOC了。。。

祝我最亲爱的纪伦生日快乐(ღ˘⌣˘ღ)

写cp太爽了

打算写一个中篇二战AU的同人
第一次尝试战争题材😂
写长一点总怕臭了
先立个flag好了
反正大纲也写好了
【你还有一个机器人AU的还没写呢!】

【金纪】【主纪伦视角】雨夜

原著向

OOC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入夜,大雨毫无征兆地下了。硕大的雨滴只顾往下坠,模糊了窗外的景色,淅沥的雨声冲刷着夜里的一切。纪伦沉默地看着这雨,耳旁是同伴们争论的声音。

同他一起经历了太多的同伴们,如今只能生活在不安之中。年少的他们只想从纷繁复杂的现实中找到一点真实,找到一点自己的容身之处。他们直觉无路可走,于是拼命地寻找着。连这洗涤万籁的雨声,也无法为他们找到慰藉。

可是纪伦有点累了。他悄悄退出了辩论,眼睛不自觉地望向窗外。

他想象着那些纷繁的雨点,想象着地面上争先恐后跃起的水滴,想象着承受着一次次重击的叶子……他本是那么向往雨夜,那么向往那个令他安宁的片刻。

终于,讨论在无果中结束了。同伴们又在不安与疑惑中走出了客厅,准备慢慢回到卧室,躲进梦里。纪伦收回了游离的眼神,起身准备离开。

“纪伦。”他分辨出那是金格的声音,于是转身看向他。他看见他的好友依然坐在沙发上,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默默地注视着他。金格几乎是在用眼神哀求了,纪伦看得出来,他只希望他留下来一会儿。

于是纪伦打起精神,缓缓地走过去,坐在了他对面。

一时间,两人相顾无言。屋里屋外只剩雨声,沉默在两人之间盘旋。

纪伦任视线涣散,眼睑低垂。在发生过那么多事之后,他和金格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独处过了。他们为太多事奔波,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歇一歇。纪伦原本以为魔力石事件之后,一切不安都会远去。他以为他们已经有了制胜的法宝,有了不论应对什么都不会畏缩的勇气。

可那就像九头蛇海德拉一样,砍掉一个头又长出两个。他们只是越陷越深,发现的越多,失望越多。以至于纪伦才发现他们已经走了这么远,已经走得这么累。

 

“你回到小时候了吗?愣得跟个木头似的。”金格轻笑着,拉回了他的思绪。难得的,纪伦没有反驳。他也笑了,并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人。

很少有人记得,小时候的纪伦是安静又胆怯的。年幼的他被无知的旁人打上继子的标签,内心深处只渴望被爱着。可他的哥哥,他的继父,总是忙于学业忙于事业。还不成熟的记忆中大部分时间都是独处,他只能与书为伴。

他不会索求,不会像别的孩子那样撒娇,那样哭闹。他从父兄的身上学到了克制,学到了隐忍,以至于那仿佛是他天生的能力,能用沉默代替一切情感的表达。

有趣的是,金格的性格几乎可以说是跟他相反的。他那么恣意,那么随性,放浪形骸,毫无畏惧。他就这么闯入了他的生活。在他们还年幼的时候,纪伦就情不自禁地被吸引着,跟在他身后。

“金格,是因为我不是亲生的,所以天拓叔叔才不经常来看我吗?”他突然想起曾泪水涟涟地问过金格。

“不会啊,我是亲生的,我爸妈也不经常来看我啊。”那人满不在乎地说着,用手刮了刮鼻子,不太自然地向他递去一张纸巾。

现在,不会有人将胆怯与他挂上钩,他在众人面前总是游刃有余。但金格不会忘记。这样想着,他又笑了,看着那张好看得过分地脸。“你啊——你一点没变,还是那么讨厌。”

“喂喂,不知道是谁小时候不要脸地赖着我。”

“明明是你赖着我!”

“不知道是谁,小时候一被人比下去了就要哭鼻子。”

纪伦的脸涨红了。“那——那是因为你那张讨厌的嘴!再说了,我被你比下去的时候很多吗!?”

“你跑步……”

“我们俩差不多吧!?如果你没用魔法作弊的话!”

“你打架……”

“你忘了我把你摁在地上的时候了?”

“你解题……”

纪伦又好气又好笑,“喂喂,你可别自找不痛快啊。”谁不知道他这个行走的题库,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的第一名大满贯。

“好吧,那你学魔法……”

这下纪伦不吭声了。

“还有你唱歌没一句在调上”“你睡觉打呼噜”“你走路看书掉进河里”“过年的时候祈愿能有一个朋友”“一没考到满分就哭”“爬树下不来哭着叫妈妈”……

“闭嘴!”纪伦恼羞成怒,俯身向前狠狠捂住了对面人的嘴巴。他不知道为什么谈话突然变成了他的糗事百科。他感觉自己的耳根红得发热。

为什么他这些都记得啊!!纪伦在心里哀嚎。

“你那点脑容量都拿来记这些了吗!?”纪伦放开了手,不忘愤恨地用眼神回敬。

“哦别说,我还记得一件事情。”纪伦翻了个白眼。“你还记得你把我变成尖嘴的事吗?”

纪伦的脸又红了,他只能把头别开。

哦,他当然记得。面前这个人真是个最过分的骗子。他在小时候就应该意识到的,不然怎么会被他耍的团团转。

那时候他还没有解开茉莉花的封印,金格郑重其事地要教他魔法,告诉他“只要有了魔杖,非魔力种族也能用魔法。”于是他教他咒语,他说能把人变成尖嘴。于是他听话地跟着金格地指导,拿着一根树枝,对着金格念咒语。唰地一下,金格不见了,原来的位置果真有了一只尖嘴。这时候纪伦突然想起来,他没让金格告诉他如何解咒。他抱着尖嘴跑遍了青阳山庄,向魔族人求救,但是没有一个人成功解咒。他忍不住哭了起来,直到太阳沉下地平线才缓缓走回家。

打开门的那一刻,纪伦终于知道自己被骗了。他的朋友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法,早就回到了家,舒舒服服吃过了晚饭,现在正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,眼神里没有丝毫愧疚。而他,整个人灰扑扑的,肚子早就饿的叫了起来。

哦——我还以为你会聪明点。沙发上的人轻轻叹气。

纪伦咬牙切齿地结束了回忆。

“唉,我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。你之后气得两天都没理我。”金格委屈地说。

废话,纪伦恼恨地想,一想起自己对那只尖嘴说的推心置腹的话,就气得不打一处来。

他们的眼神再次相接,然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毕竟他们小时候是那样无间,仿佛两块磁石,被无形地磁场吸引着,怎么也不会分开。

“其实,我后来想起这件事,”金格突然放下了高挑地眉毛,轻轻地说,“都觉得,如果有人在我消失后会这样去寻找我,那我也算幸福了吧。”

纪伦一下子被什么哽住了。“别这么说……”他痛苦地想起了金格带上面具之后的回忆,轻轻地说,“都不像你了。”

金格将两手覆在脸上,闭上眼揉搓着隐隐作痛的攒竹穴“我只是有点怀念过去了。”金格发出了有些痛苦地轻笑。

纪伦静静地看着他。他知道他身上肩负了太多了。他亲眼看见那双恣意的眼睛渐渐阴沉下去,看着笑容在他脸上越来越少。他感到心疼,又感到无力。他想起过往岁月里都是他的好友帮助他,而此刻,他只能责怪自己的无能。

让他放松一下吧。纪伦想。至少今夜,让他休息一会,让他有一个支点可以依靠。

 

“要喝点酒吗?”纪伦询问道。

面前的人抬起头,眼里有点惊讶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成年了。”纪伦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。

金格笑着点了点头。

纪伦从橱柜里拿出了酒和高脚杯,递给金格。酒满上之后,他们无言地碰杯,不知道为什么而庆祝。纪伦缓缓地尝了一口,他实在不擅长喝酒。他感到辛辣迅速漫上舌头,布满口腔,直到眼睛。他轻轻地晃着酒杯,看着浮沫在漩涡里辗转、消失。

他也一样怀念过去。他怀念那些情感四溢,几乎将他全部淹没地日子。他永远不会告诉金格,他对他而言有多么重要,多么特别。他的情感曾经是那样的炽热,会为他的一句话而高兴,会为他的一句话而悲痛,会因为他的无视而痛心,会因为他的不自知的亲昵而抱羞;他每天都在揣测着这样那样的信号,抛起硬币或是扯下花瓣让上天告诉他他心中的人是否和他一样……

只是被岁月洗涤之后,那些如同鞭子一样抽着他的心,让他痛苦和折磨的情感,慢慢变得柔和。他常常感到清冽的水流流过他的心间,绵长,缓慢,永不停息。他知道那水里有什么。

是无奈。

他知道现实的一切裹挟着金格,漩涡死死的拽住他,要他落入深渊。可纪伦什么都不能为他做,他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自愿踏进漩涡,陪他一起坠落,义无反顾。

他摸索着酒杯,看着映在上面拉伸版的金格。他笑了。

聪明如你,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。

金格瞪大眼睛看着他,“你是醉了吗?傻里傻气的。”说着又笑了,“你以前一沾酒就醉呢……”

“我没醉!”纪伦狠狠地盯着他,打断了他的话头,避免话题又向奇怪的方向发展。“我跟以前不一样了!我现在会喝酒了!”

话出口的那一刻,他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。对啊,他也在改变。

时间可以改变太多东西。他们还太年轻,又怎么能以为自己在那十几年间的岁月里已经找到了真理。

他想起自己曾辗转反侧的夜晚。他因为想到可能会与金格分开的未来、想到自己无法永久陪伴金格而失眠。他最多只有两百年的寿命,但是金格会活很久。他回顾自己与金格的时光。太短了,太少了,太微不足道。

只是现在,他只觉得那样的想法幼稚。他突然想起婚礼誓词中的那句“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”——他明白,大多数时候,不是死亡将原本亲密的人分开,他们往往在死亡光顾之前就走散了。

他想起在无数个推心置腹的晚上,金格和他探讨着未来。在知道金格的梦想之后,他黯然了。他知道他们终究要离散的,终究会在人海中失去对方的踪迹。他们会在成长中慢慢背离,各自长大,各自成家,然后把这短暂的记忆封入匣子,也许会在奔波中弄丢。

磁铁的磁力也会消减。如果时间终究要让他们分开,那么现在怎样担心都没有用。于是他从荆棘中把自己的心拿了出来。

他看向金格,看着他的面容在壁炉的暖色中柔和,看着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睛沁在柔光中,闪烁着一点点温暖的光芒。可他会记得,不论明天是不是山崩地裂,是不是四散分离。

他会珍藏这些记忆,正如他享受着这与他独处的片刻。

只要这一刻就够了。

 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“啊——我在看你

牙齿里有菜叶哟。”

 

  只要这一刻就够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私心里觉得纪伦是个敏感的孩子,在漫长的等待中变得平和。

成长总是让人觉得无奈,萝魔里的每个角色都会走向不同的人生。但是纪伦总算明白了,未来是怎样无从计算,不如在这一刻好好享受。

他甚至不再希冀金格的爱了呢(笑

大概就是杜拉斯的那句话吧:“我喜欢你,多么了不起的事啊!”

最后,谢谢阅读:)